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荣誉资质
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带您领略云冈石窟宝库
发布时间:2019-09-18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昨天下午,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张焯登上“扬州讲坛”,解读世界文化遗产云冈石窟的艺术魅力。本报特辑录现场录音,以飨读者。

  云冈石窟位于大同城西16公里的武州山南麓,武州川(今十里河)北岸。北魏旧称武州山石窟寺或代京灵岩寺。石窟倚山开凿,东西绵延约1公里。现存大小窟龛254个,主要洞窟45座,造像59000余尊。石窟规模宏大,造像内容丰富,雕刻艺术精湛,形象生动感人,代表了5世纪世界美术雕刻的最高水平。

  史料中提及的武州塞,位于云冈石窟西崖之北,一直是交通要塞。昙曜建议开凿的五所佛窟,即今云冈第16-20窟,学者谓之“昙曜五窟”。昙曜五窟的开凿,掀起了武州山石窟寺建设的热潮。从北魏文成帝开始,经献文帝、冯太后,到孝文帝迁都,皇家经营约40年,完成了所有大窟大像的开凿。迁都之后,武州山石窟建设仍延续了30年,直到正光五年(524)六镇起义的战鼓响起。

  武州山石窟寺列入北魏皇家工程,成为几代皇帝自建家庙的自觉行动。从道武帝建国,到太武帝结束北方群雄割据的局面,北魏推行的掠夺与徙民政策,使平城迅速跃升为北中国政治、军事、经济和文化中心。

  北魏对西域的征服,直接迎来了我国历史上第二次东西文化交流的高潮。作为丝绸之路东端的大都会,平城迅速成为胡商梵僧云集之地。印度石窟造像之风,经由新疆,波及河西、关陇,至平城而特盛,进而流布中华。

  武州山石窟寺是新疆以东最早出现的大型石窟群,它的壮丽与辉煌,震惊当世。作为皇家工程,成为引领和推动北朝石窟佛寺建设高潮的样板。对华夏石窟寺的推广、雕刻艺术的发展,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关于云冈石窟的艺术源流,一百多年来中外学者论述颇丰。其中,以犍陀罗艺术、马土拉艺术等观点最为流行。有史载以及实际图像表明,云冈早期雕刻与印度、西域艺术有着一定的传承关系。

  从佛法东传的时代背景分析,凉州僧匠最初带到平城的只能是凉州模式或西域样式。从云冈石窟的工程本身分析,凉州僧匠是规划设计的主体,工匠主体是来自中原各地的汉人,因而大量运用的是中国传统的雕刻技艺和表达方式。西式设计与中式技艺是云冈最大特点。当然,越往后来,中华传统的分量越重,自主创新的意识越强。这就是为什么云冈造像艺术并不简单雷同于印度、中亚、西域的原因。

  云冈石窟在东方首次营造出气势磅礴的全石雕性质的佛教石窟群。同时,广泛吸收中外造像艺术精华,兼容并蓄,融会贯通,成为中国早期艺术的集大成者。

  云冈石窟开凿大致分为三期,早期为文成帝时昙曜五窟的开凿,中期为献文帝、冯太后、孝文帝时皇家营造的大窟大像,晚期为迁洛后民间补刻的窟龛。

  云冈造像分为两类:一是西域风格,一是华夏新式。集中展现了西来佛法逐步中国化、世俗化的演进过程,堪称一大里程碑。

  昙曜五佛是云冈石窟的典型代表,也是西域造像艺术东传的顶级作品,气宇轩昂,充满活力,将拓跋鲜卑的剽悍、粗犷、宽宏的民族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、出神入化,给人以心灵的震撼。

  云冈石窟中期,正处于一个继往开来的蓬勃发展阶段。一方面是西来之风不断,胡风胡韵依然浓郁,占据着主导地位;另一方面是中华传统势力抬头,汉式建筑、服饰、雕刻技艺和审美情趣逐渐显露。

  云冈晚期洞窟,类型复杂,式样多变,四壁三龛及重龛式是这一时期流行的窟式。造像一律褒衣博带,面容消瘦,细颈削肩,神情显得缥缈虚无。

  云冈石窟,这座大型石窟艺术宝库魅力无穷。记者桂国刘旺(根据讲坛现场录音整理)

  记者:2018年6月5日,您荣获“绿色中国年度人物”奖项,这是我国政府在环保领域设立的最高奖项。请问您是怎样把保护文物和保护环境融合起来的?

  张焯:云冈的环保行动是自然发生的。我们用旧的东西组成新的艺术品,让它充实景区,让景区处处都有文化。用农业时代的废石头、石雕,工业时代的废钢铁、废水泥块、下水管等各种材料,来打造景区。

  我们处在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,农业时代刚刚结束,工业时代的一些特征又要消失。大同市在解放之初形成了最大的煤炭能源化工基地,现在随着煤矿关停,大量大型机械被送到了废品收购站。地方的工业历史记忆正在消失。作为当代人,我们希望通过行动,让城市的时代记忆保存下来。

  张焯:上个月,20卷60万字《云冈石窟全集》出版了。这是一个争气工程,目标就是要改写“云冈在中国,学术在日本”的学术屈辱历史。十几年前,北京大学的宿白先生对我说过:“你要是再不搞云冈研究,你就是历史罪人。”现在我终于可以对宿白先生有所交代了。

  《云冈石窟全集》全面、系统、完整、科学地表现云冈石窟。日本人在1951年到1956年出版了一套书,只收集了大窟,没有收集小窟,而且是黑白照片,当时测绘用的是原始的测绘方式。我们现在采用三维激光扫描,极其精准,彩色照片画面精美。而且经过100年的云冈研究,目前我们的研究水平,已经远远超过了70年前日本人研究的高度,在许多重大问题上都有突破,形成了上百个新的观点,完全刷新了过去对云冈的认识,掌握了学术方面的话语权。我们这套全集的出版,标志着“云冈学”的确立。

  张焯:扬州人对隋炀帝比较熟悉,我曾撰文介绍隋炀帝游览云冈石窟并作诗纪念的故事,可能他还对云冈石窟进行过保护或维修。因为隋炀帝的缘故,扬州和大同颇有渊源。

  扬州曾发生过许多影响历史进程的重要事件,因此我认为扬州是一座伟大的城市。城市建设与保护方面,在扬州核心区域瘦西湖周边,我没有看到一座高耸的楼房,所有的高层建筑都在新区地带,这可能是中国所有城市里面规划建设最好的一个,我觉得将来扬州会因此受益,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城市。记者刘旺手工月饼DIY东昌妇幼孕妈妈别样过中秋玻尿酸丰唇手术安全吗?